读趣阅读
首页教育学习留学移民

移民心经:要想甜,吃黄莲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猪头凯凯:写完这个题目,忽然觉得“移民生活”是不是被我渲染或者夸张得“太苦了”?


  所以,我觉得首先必须强调的是——来到一个全新的环境,“困难”是不可避免的,而(至少目前)我感到移民的收获和幸福要远远大于我所遇到的困难。



  但是我有一个无法抗拒的“非理性”思维习惯,就是“收获”和“幸福”总是被潜意识所忽视,而“困难”和“不爽”总是好象“兜里揣着一把锥子”一样念念不忘并被放大,所以造成一种感觉就是——生活的主要内容依然是“对抗困难”。


  至于困难,我想绝大部分的移民都和我一样,首先就是工作就业问题。



  那就从工作说起吧!


  在我开始现在这份工作的时候,是一月份——这个月份、乃至整个一季度,基本上都可以用一个字概括:“雨”!


  而我在头几个月的主要内容之一、恰恰就是在室外“酸洗”,也就是用硫酸清洗金属工件。


  所谓万事开头难,这个如今在我看来很轻松的工作,一举一动在当时都特别的困难。 举个很小的例子,当时我要把地上那些一条一条的不锈钢片拿起来,而钢片被雨水“吸”在地面上本来就很难拿,再加上我带的塑料手套(为了安全起见)宽大湿滑,经常是累了半天,雨水汗水俱下仍然进展缓慢。如今去干这些工作我会让工作变得简单和轻松,但当时的一切无疑都很艰难。



  除此之外,就是繁重、重复和枯燥的切割和打磨工作,每天八个小时,戴着让我感觉难以呼吸的口罩和与世隔绝的面罩,把伴随着嘈杂和粉尘的工作持续到让我抓狂……


  当然,当时我所面临的困难还有诸如午餐、搭乘公交车、缺乏常识等等问题——这些困难和“雨中酸洗”叠加在一起,简直让我每天的工作都在怀疑“钟表是不是停了?”的状态中度过。


  客观地说,那时候下班的我,倒是真的高兴!


  我从来没那么高兴过——因为我从来没觉得上班这么痛苦过!


  我也比所有人都高兴——因为我上班时比所有人都痛苦!


  可是每天回到家,整个人完全就是躺在床上不想动的状态。



  我曾经跟一个朋友说起过这种“劳累”—— “你可以想象一下,即使什么都不做,就让你随心所欲地闲逛八个小时,但是中间不能坐下,你会感觉如何?”


  不用多说,这种“新生活”对于坐惯了办公室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至于周五下班,那简直就是“过年”——真的!以前还要花心思好好计划和安排一番才能找到的“过年式”的愉悦,我发现只要一个周五就可以实现!


  我甚至有些惊奇,原来过一次年这么简单? ——是的,只要上班足够苦!


  没过多久,组长问我——“这周六上班,你能来吗?”


  当然,来加班是有1.5倍薪水拿的,但是我“熬”到一个周末实在是太想要休息了——说实话,我都觉得是不是应该“犒劳”一下自己。


  “我想一下,下班前告诉你!”我这样回答了组长。


  后来,思想斗争的结果是,我答应周六来加班!


  除了多挣时薪之外,我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觉得眼前这一切如果躲不过去,那就加倍地“怼”吧!这个“怼”过去了,以后再回到双休的时候就幸福了!


  结果等我在“更加痛苦”中艰难地熬过了几个星期、已经逐渐适应“每周只休息一天”的时候,组长有一天来问我,“这个周日加班吗,你能回来吗?”


  这次轮到我更加艰难的一次纠结——当然,纠结的结果是“周日我会来!”


  既然要“怼”,那就“怼”地更猛一些吧!



  就这样暗无天日地“怼”了两三个“每周工作七天”的礼拜之后,忽然有一个周日只需要工作半天!


  我中午从工厂出来的时候,我觉得那种感觉真的很珍贵——


  虽然周末只剩下半天,虽然明天就又是周一,但是这些“问题”我都已经丝毫没有感觉。因为我脑子里只剩下一件事——


  “苍天啊,大地啊,我居然有整整一个下午休息,太TM幸福了!!!”


  是的,我背着包气定神闲地走在奈桥(Knight St Bridge)上时,我转着圈儿地仰着头看看天上的蓝天白云(下雨太久了),然后看到北边美丽的雪山就干脆停下来拍了好几张照片,连那些平时我害怕路过的马路(因为不想上班)都显得安详静好。


  如我所愿,当我们再次回到每周休息一天的时候,生活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每周‘只’休息一天”那么苦逼,而是“每周都‘能’休息一天”那么幸福。


  你当然可以想象——当最后我们回到“双休”的时候,我简直感觉每周都是“长周末”啊!


  同样的例子——前一段,厂里要每天下午加班到六点(理论上我可以不参加),我每天觉得撑到六点确实很困难。


  这个“困难”后来被解决了——因为后来厂里要求加班到七点,等我连续很多天加班到七点、然后再在某一天回到六点下班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很轻松,还无意中在电话里给我媳妇说“今天要早回去”,听到“早回去”这几个字,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至于现在又回到下午四点半下班、你可以想象——我简直感觉就象“休息了半个下午”一样。



  这个“要想觉得不苦、就吃更大的苦”的道理,在我与工作不停地猛“怼”中不断展现出它的魅力,也慢慢地几乎在影响着我这两年在加拿大遇到的很多问题——


  过去一周喝三次大酒、白的啤的大杯痛饮我都觉得不过瘾,现在每隔几个月才喝一次,觉得随随便便地每一杯、每一小口原来都挺有滋味。


  过去经常面对满满一桌子的大菜都丝毫没有动筷子的兴趣,现在随便对着某一道菜就发现原来每一道菜都可以这么好吃?


  过去每天早上包子油条豆腐脑馄饨吃来吃去觉得乏味无趣,现在老婆亲手炸一次油条不仅要象“发喜糖”一样给朋友送点儿、还要小心地拍照发朋友圈感慨一番情怀。


  要想甜,吃黄莲——我不知道这是苦中作乐、自我安慰,还是唤醒了一个“生在福中不知福”的自己、让我懂得如何去“发现”幸福。


本文首发于“这才是温哥华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