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阅读
首页科学社会政治时讯

当贪腐、大选和抗议的压力袭来,普京还会继续属意梅德韦杰夫吗?

文章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作者:彭博社

总理梅杰韦德夫的前途因涉贪的指控而蒙上阴影。

在过去几次总统选举中,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为了争取选票,曾两次突然将他的总理免职。

自普京2000年掌权以来,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似乎成了例外,甚至有人因此认为他有一天还可能继承普京的衣钵。

 

俄罗斯总理德米特里·梅杰韦德夫

但有关梅德韦杰夫贪腐的传言已经引发多年来最大规模的反克里姆林宫抗议,随着他的民调数字不断探底,加之俄罗斯2018年大选逐渐逼近,梅德韦杰夫也可能沦为普京弃车保帅的牺牲品。

解雇梅德韦杰夫?

据两名盟友说,梅德韦杰夫比过去任何时间都更担心他的政治前途。另两名知情人士说,2018年3月大选日期越近,梅德韦杰夫的位子也更加岌岌可危。

持续了两年的不景气已经使他的施政满意度低靡不振。

根据独立机构尤里-列瓦达分析中心(Levada-Center)4月5日发表的民调,在有关涉贪传闻于2017年3月曝光后,梅德韦杰夫的声望进一步重挫10%,跌到的42%纪录新低。同时,普京的声望依旧居高不下,满意度高达82%。

总理梅杰韦德夫的支持率一路下滑

抛开一名不符民望的总理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

由于普京在2018年的大选中几乎笃定当选,他有望成为俄罗斯自斯大林以来在位时间最久的领导人,因此想让选民踊跃投票相当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改变副手人选能为普京政府注入活力、展现新气象,让那些因为遭遇20年来最久一波经济低靡而意兴阑珊的选民愿意出来投票。

但去除梅德韦杰夫也可能壮大普京的对手的声势。

这些对手中以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声势最隆。纳瓦尔尼是活跃政坛的律师,他于3月初发表一部纪录短片,指控梅德韦杰夫利用商业盟友送进假慈善基金的10多亿美元,在俄罗斯与意大利广置豪华房地产。

2011年卸任的克里姆林宫顾问格列布?帕夫洛夫斯基(Gleb Pavlovsky)说,普京没办法将梅德韦杰夫免职“而不让这事成为送给纳瓦尔尼的一份礼”。

纳瓦尔尼的这部短片在YouTube上点击量约2000万次,引发3月26日的抗议潮。据估计,有6万人在80多个城市走上街头,还有些人举着跑鞋与橡胶鸭子,挖苦梅德韦杰夫——因为梅德韦杰夫爱穿昂贵的运动鞋,他的一处物业在池塘中央还有一座鸭房。

2017年3月26日俄罗斯反腐抗议人潮

前述两名知情人士说,这波抗议潮的规模,以及大批学童与大学生参与的事实都让普京意外而不快。其他一些接近普京政府的人士则指斥这种说法。

普京的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在谈到梅德韦杰夫不断下挫的声望时说,“民调评分高低起伏,那是正常过程”。不过,对于总理是否仍然享有普京充分支持这个问题,佩斯科夫不愿置评。

 

纳瓦尔尼现身反腐抗议游行

根据列瓦达分析中心于4月的第三周发表的一份新民调,接受调查的人有45%支持将梅德韦杰夫免职,反对将他免职的人只有33%(其余的人还没决定)。

梅德韦杰夫的发言人纳塔利娅?季马科娃(Natalya Timakova)说:“总理对民调数据向来不以为意,特别是对具有非常明确政治动机的列瓦达分析中心进行的民调。”

“普京蝙蝠侠的罗宾”

梅德韦杰夫现年51岁,在普京为了回避国家元首任期限制的宪法规定而就任总理时,从2008年到2012年曾担任总统。他曾是人们眼中可能的改革派。

律师出身的梅德韦杰夫曾宣称支持法治,支持保护民营企业,说“自由比不自由好”——当他在2008年提出时,这句话在俄罗斯几乎成为革命口号。梅德韦杰夫强调,俄罗斯应让它依赖石油的经济走向现代化,主张与西方国家改善关系。

2010年访美期间,梅德韦杰夫访问了苹果(Apple Inc.)总公司,还与奥巴马(Barack Obama)套交情,奥巴马招待他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吃汉堡,并想办法与莫斯科“重建”关系。

2010年梅杰韦德夫访问苹果公司时,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向他展示Iphone 4

但是尽管身为总统,在普京掌控下,梅德韦杰夫即使想改变这种克里姆林宫的“一言堂”,也没有多少回旋余地。

2011年,梅德韦杰夫同意下台(有人说,他并非完全心甘情愿),他与国内外盟友建立的一切信誉也都化归乌有。

2012年,普京重揽总统大权

2014年,普京兼并克里米亚,并在乌克兰进行秘密军事干预,引发冷战以来最严重的东西方对恃,梅德韦杰夫向西方做的那些表态也都划上句点。

维基解密(WikiLeaks)发表的一篇美国大使馆2008年外交密电,说梅德韦杰夫不过是“普京蝙蝠侠的罗宾”(罗宾是蝙蝠侠的助手)。而梅德韦杰夫也一直未能去除人们心目中这个印象。

列瓦达二号负责人阿列克谢?格拉日丹金(Alexei Grazhdankin )说:“一般认为,梅德韦杰夫比普京软弱得多,自由派色彩也重得多,也因此,在确保秩序是俄罗斯当务之急的国人眼中也软弱得多。”

 

《纽约时报》用一幅漫画来诠释维基解密的评价

身为总理的梅德韦杰夫在政策上并未留下多少个人印记,而且许多人认为他的政治听觉不够灵敏。

2016年在克里米亚一次公开场合中,退休人士向他抱怨说通货膨胀飞涨,他们的养老福利津贴却没有随之调高,他当时要他们都闭上嘴,还说“政府没钱,你们熬一熬吧” 。这句话在俄罗斯网络疯传,还成了电视喜剧秀场的题材。

最佳的时机

梅德韦杰夫的手下认为,梅德韦杰夫的乱子,都是他在克里姆林宫内那个与情报机构有渊源的政敌惹出来的。

他们口中的那个政敌是现年56岁、国营石油巨头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负责人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

梅德韦杰夫与谢钦两人,都于20世纪90年代在普京当上圣彼得堡副市长时就因为普京工作而认识普京。谢钦主张政府应在经济中扮演支配性角色,梅德韦杰夫与他那些技术官僚盟友则主张比较自由的市场手段,两人时有冲突。

伊戈尔·谢钦与弗拉基米尔·普金

2016年,梅德韦杰夫曾设法不让俄罗斯石油公司购并政府控制的一家较小型的对手,结果由于普京支持谢钦而输了这场战役。

普京的核心圈有人担心,如果普京出了什么意外,梅德韦杰夫会根据宪法而继任总统。

普京幕僚的政治顾问谢尔盖?马尔科夫(Sergei Markov)说,尽管普京无论就任何方面来说身体都很健康,看不出有什么立即风险,但梅德韦杰夫一旦继任总统,会有许多让他想报复的事,所以催促普京逐走梅德韦杰夫的压力越来越大。

 

在2015年克里姆林宫发布的一组照片中,普金和梅杰韦德夫共享休闲时光

不过,一般相信,普京的核心圈有一项非正式协议,就是至少让梅德韦杰夫当总理当到2018年。马尔科夫说,“梅德韦杰夫自带被保护光环,可以怎么打都打不倒。我认为他能挺过去。”

阿列克谢?齐斯纳科夫(Alexei Chesnakov)说,普京很可能会等到选举日更逼近以后,再决定如何处理梅德韦杰夫的问题,因为“这一步行动做得太早就不会有效”。齐斯纳科夫曾是克里姆林宫高官,目前仍继续为当局献策。

“如果竞选声势需要升温”,梅德韦杰夫的下台会变得“相当实际”。克里姆林宫前高官、现为政治分析家的安德烈?科利亚金(Andrei Kolyadin)说。

不过目前对普京而言,梅德韦杰夫就像替他抵挡民怨的“避雷针”一样,可以让民怨沾不到总统身上。

普京如果将梅德韦杰夫免职,“他本人就会成为攻击目标”。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