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阅读
首页健康养生健康知识

急性阑尾炎—破血排异法

破血排异法

“太阳病不解,热结膀胱,其人如狂,血自下,下者愈。其外不解者,尚未可攻。当先解其外。外解已,但少腹急结者,乃可攻之,宜桃核承气汤。”——《伤寒论》

桃核承气汤方:

桃仁50枚(去皮尖)、大黄56克、桂枝28克、甘草28克、芒硝28克。

——以上五味,以水1400毫升,煮取500毫升,去滓,内芒硝,更上火微沸,下火先服100毫升,日三服;

——当微利。

这个症状是感冒、流感过程中,由于治疗错误,没有利导病毒从体表排出,结于膀胱组织中发生瘀血;又因体温过高,瘀血腐败,有毒物质进入循环,脑意识中枢发生障碍,其人如狂,少腹产生结聚急迫的感觉。这时,如有血从小便排出,则病自愈;如果小便没有出血,症状不解。须用桃仁破瘀血、桂枝通血脉,大黄泄实热积滞通行淤血,大黄芒硝甘草为调胃承气汤,组成通便破血的排异方剂,瘀血从大小便排出而病愈。

经典案例中逐瘀血排异的方剂很多,如“抵当汤”“抵当丸”“下瘀血汤”“大黄牡丹皮汤”等等,都是根据不同病势而制定的破血逐瘀的排异法。关于活血、通血、破血、逐淤血,这些对血的“利导排异法”,内容很丰富,衹能举其一,读者三隅反可也。

大黄牡丹皮汤方:

大黄56克、牡丹皮14克、桃仁50个、冬瓜子30克(研)、芒硝10克。

——以上五味,以水6升,煮取200毫升,去滓,入硝,再煎,顿服。

——当下血。

大黄牡丹皮汤是破血逐瘀的方剂,主治盲肠炎、阑尾炎在化脓以前的痈肿期,疗效十分确切快捷,而且可以治疗有菌或无菌的血肿。大便不干燥者,芒硝减量或减去不用;大便干燥者,芒硝不可去。用于治盲肠炎(尚未化脓者),二三剂即愈。余用此方50年,从未失信。说到大黄牡丹皮汤,想起一段往事,颇有意味,故不能不赘在方后。

2001年冬,我回原籍省亲。一日下午,用斧头剁木棍生炉火。斧下,木棍飞起,打在我的左睾上。当时我疼昏在地,十分钟后醒来,左睾肿大如鹅卵,灼热如火,疼彻心肺。半小时后肿大如拳,体温升高,五小时后体温达39.5℃。家人恐慌非常,主张送医院治疗。我想,医院对此无可选择地先用大量抗生素与止痛药滴注,体温39.5℃,难免用激素退热,对肿大的睾丸必然施行切除。

这个激素与抗生素的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拒绝去医院,选择了“大黄牡丹皮汤”治疗。一剂服下,体温降至38℃,肿块稍软;两剂服后,体温正常,肿块缩小;共服五剂,一切复常。

或问肿物到哪里去了呢?我自服药以后,每日大便四五次,而且稀薄。肿物日见缩小,疼痛日见缓解,五天即复常。至今已六年以上,无任何不适感觉。这样一例有惊有险的病,便如此平平淡淡结束了。

利导排异法结语

中医用利导排异法治病,已有两千年以上的历史,在临床中,也就是在人体内,实验了两千年的时间。到今天,与世界医学相比,没有任何医类可以相论短长!近半个世纪以来,我国人人皆知蒲辅周先生治乙型脑炎,邓铁涛先生治“非典”,都是疗效神奇。但神奇来于“利导排异法”却少有人知。我相信,一旦《本能论》被医家广泛研究应用,定会有更加光辉灿烂的明天!

李可医案:阑尾脓肿合并肠梗阻

任兰汝,女,48岁。1964年8月14日病危,其子何新民从何家焉村下山邀诊。乃一路急行,午前抵村。人室诊视,见患者取右侧位卧于炕上,痛苦呻吟,频频呕吐秽臭粘涎并夹有粪便,豆粒大之汗珠从头部淋漓滴下。右腿弯曲不敢稍伸,阑尾部有包块隆起约馒头大,外观红肿,痛不可近。扪之灼热,有波浪感。腹胀如瓮,阵阵绞痛,已3日不便,亦不能矢气,小便赤热刺痛。高热寒战,叩齿咯咯有声。腋下体温39.5℃。口气秽臭,舌黑起刺、干涩。仅从外观,已可断为肠痈脓成,热毒壅闭三焦、阳明腑实之关格大症。乃建议即刻护送县医院手术治疗,但患者畏惧开刀,宁死不去。全家又苦苦哀求,设法抢救。余家在1939年日寇扫荡时,曾在该村避难。又知患者素体康健,病虽5日,未见虚象。但症已危急,往返需2小时始可取药。乃从电话口授一方,嘱大队保健站火速派人送药上山:

1、生白萝卜2.5公斤,元明粉120克,上药加水5000毫升,置饭锅内同煎,分3次入萝卜,待煮熟一批,捞出再换一批,得汁浓缩至500毫升,备用;

2.二花240克,连翘、生苡仁、赤芍、桃仁泥、厚朴、生槟榔、芙蓉叶、芦根各30克,冬瓜仁60克,生大黄45克(酒浸一刻取汁入药),丹皮、枳实各15克,皂刺、炮甲珠、白芷、甘草各10克,广木香、沉香各3克磨汁对入(此为拙拟攻毒承气汤加味)。

加水过药2寸,加白酒100毫升,浸泡40分钟,加速药物分解,然后以武火急煎10分钟,取汁混匀得1000毫升,与方一混合,每隔2小时服300毫升,连续服用,以通为度。

3.先予舌下金津、玉液、尺泽(双)、委中(双)刺泄黑血;阑尾、足三里、内关提插捻转泻法,强刺留针。待药取回,呕吐已止,绞痛减轻。下午6时,顺利服下300毫升。

2小时后腹中绞痛,上下翻滚,腹中阵阵雷鸣,频频打嗝矢气。幸得三焦气机升降已复,乃一鼓作气,再进500毫升,患者欲便,取针后仍未便下,但痛胀已大为松缓。于夜11时又进300毫升,至夜半2时,便下黑如污泥,极臭,夹有硬结成条、块状粪便及脓血状物一大便盆。随即索食细面条1碗(已2日未进食),安然人睡。余在病家守护一夜,次晨诊之,阑尾部之包块已消,仍有压痛。舌上黑苔退净,六脉和缓从容,体温正常。予《辨证奇闻》清肠饮,倍苡仁加芙蓉叶、甲珠、皂刺以清余邪:

二花90克,当归50克,地榆、麦冬、元参、生苡仁、芙蓉叶各30克,黄芩、甲珠、皂刺、甘草各10克,3剂而愈。

阑尾炎因失治而成脓肿,甚至合并肠梗阻,在穷乡僻壤、缺医少药地区,并非偶见。此例病经5日,用青霉素未能控制,症情危急。若阑尾穿孔,易合并腹膜炎或脓毒败血症,其肠梗阻亦颇严重。现代医学认为,二者若见其一,已非保守疗法适应症。但余一生治愈此等急险重症却不计其数,且全部成功,无一例失败。擅治急症,是中医学的特色之一。而且见效快,费用少。如此大症,前后不出10小时,费用不过数元。本例所用方剂:一、即《医学衷中参西录》硝菔通结汤,其软坚润下通便之功甚为卓著,且无伤正之弊,虚人、老人之肠梗阻用之最宜。二、即《金匮》大黄牡丹皮汤、承气汤加味而成之攻毒承气汤,方中破格重用疮毒圣药金银花,善治一切大小痈疽、肿毒恶疮,消肿排脓止痛之芙蓉叶,更加苡仁、冬瓜仁,透脓散(甲珠皂刺),清热解毒排脓。并以广木香、沉香磨汁对入,行气消胀、利水消肿之槟榔,配硝菔汤以破滞气,腑实一解,毒随便泄,沉疴立愈。若与大柴胡汤合方,重用柴胡125克,加金铃子散(冲服),可于40分钟之内,阻断病势,使急性胰腺炎痛止、肿消,血象基本复常,有效挽救患者生命。(中医传承:bxbg001)

上一篇: (钩针)手提包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