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阅读
首页历史文化读书心得

林黛玉在香菱学诗中表现出来哪些被人忽略的才能?

善教苦学心相惜

赵思芳

——读《慕雅集雅女苦吟诗》

“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这句话是说你读的书再多,如果没有看过《红楼梦》,不算真正地饱读诗书,可见《红楼梦》在中国文学上的崇高地位。也常翻阅这部经典,每一次阅读都心潮起伏,顿感魂灵充盈。这次阅读第48回后半部分“慕雅集雅女苦吟诗”,很荣幸地与两位孤女不期而遇,由衷赞叹黛玉精湛的教学艺术、香菱学诗的勤奋执著。

文章一开始,写香菱与宝钗来到贾府,见过众人后,径往潇湘馆来拜黛玉为师。黛玉笑道:“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为师,我虽不通,大略还教得起你。”香菱笑道:“果然这样,我就拜你为师,你不许腻烦的。”对话中,黛玉的热情、香菱的虔诚跃然纸上。这师徒二人一唱一和,我禁不住想:黛玉怎么执教,小香菱又是怎么学习写诗的?

首先,黛玉善于鼓励。你看,她一上来就鼓励香菱树立信心:“学诗不是什么难事,你又是一个极聪明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功夫,不愁不是诗翁了!”黛玉的鼓励,香菱有了自信心,自然上了劲。黛玉深知: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信心是成功的基石。

其次,黛玉精通教艺。 黛玉首先要求多读。黛玉让香菱通读王维的五言律诗一百首,老杜的七言律诗一二百首。“读诗百遍,其义自见”,诵读这种方法,对于初学写诗是非常正确也是非常必要的。随着诵读篇目数量的增加,对诗歌的语言感知能力会越来越强,诗歌的阅读水平也就会越来越高

再次,黛玉认为,要学诗就要学一流的。王维的五言律诗是一流的,除了杜甫没有人赶得上他;七言律诗,杜甫的诗要打一百分的话,恐怕难找出八十分的可能,后来李商隐也还可以;七言绝句,那时不会有人超过李白的。这三个人,李白是“诗仙”,杜甫是“诗圣”,王维人称“诗佛”,唐朝的诗歌,成就最高的就是他们三位了。林黛玉这个说法也是很对的。我们在阅读时,就要阅读经典,选那些文质兼美的作品,对于培养情操、培养纯正的文学趣味是非常有益的。

“名师”出高徒,香菱又是如何学习写诗的呢? 香菱是个精华灵秀、悟性极强的女子。学写诗时“挖心搜胆,目不斜视,已到了“呆”“疯”“魔”的程度。原来香菱是一个极富文学气质的人,她早就想学诗了,但苦于没有机会,只好弄本旧诗,偷空看两首。进入大观园后,深藏在内心的精神饥渴一下子勃发起来,进园的当晚就来找黛玉,希望向黛玉学诗。黛玉热情指导,列举名作让香菱阅读。香菱拿了诗回来,“诸事不顾,只在灯下一首一首的读起来。宝钗连催她数次睡觉,她也不睡。宝钗见他这般苦心,只得随她去了”。在黛玉的指导下,香菱的视野不断扩大,当她进入创作冲动时,形象光彩夺目:“连房也不入,只在池边树下,或坐在山石上出神,或蹲在地下抠土,来往的人都诧异”,写第三稿时“挖心搜胆,耳不旁听,目不斜视”,甚至梦中喊出:“可是有了,难道这一首还不对?”对这个一心扑在诗歌创作中的人物,精神食粮的大量摄入,使香菱的内心充实丰富起来。香菱的艺术感受力很高,她一读诗,眼前就出现诗歌中那动人的形象。

文中这么一段:香菱笑道:“我看他《塞上》一首,那一联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似太俗。合上书一想,倒像是见了这景的。若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竟再找不出来。再还有‘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这‘白’‘青’两个字也似无理。想来,必得这两个字才形容得尽,念在嘴里倒像有几千斤重的一个橄榄。还有‘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这‘余’字和‘上’字,难为他怎么想来!我们那年上京来,那日下晚便湾住船,岸上又没有人,只有几棵树,远远的几家人家作晚饭,那个烟竟是碧青,连云直上。谁知我昨日晚上读了这两句,倒像我又到了那个地方去了。”

读到这里,一个聪慧好学的香菱浮现于眼前。

由于香菱“苦志学诗,精血诚聚”,再加上她良好的资质、较高的领悟能力;其次有善教的林黛玉的指点;第三与大观园这个优雅的环境分不开的,环境造就人,香菱在这里得到精神上的解放,她的聪明才智才得以展现。

香菱学诗的过程,可用王国维《人间词话》中的古今成大事者必须经历的三种境界来概括:第一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第二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境界:“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在《红楼梦》中,多愁善感、羸弱多病、孤傲尖刻是林黛玉的主要性格,但也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在这一回中我却看到了诗人气质的林姑娘,她热情指导,不厌其烦,不顾劳累,显现出光风霁月般的襟怀。从她给香菱所开的书目看,她的学识积累又是何等的深厚!富于才情的林黛玉精神生活的一部分就是读诗、作诗。文学这片广袤的土地可供她这位寄人篱下、冰清玉洁的孤女自由的翱翔。联想到她的身世,黛玉对香菱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极富同情,也很有好感。当香菱求教于她时,她饶有兴致地承担起教师的责任。

香菱这个精华灵秀所钟的薄命女子,在这里她是光彩照人的。在大观园里,她度过了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香菱这样的人竟然和薛蟠生活在一起!而且受他的凌辱作践。那薛蟠只会胡扯“女儿愁,洞房里蹿出了大马猴”之类,是极端粗陋鄙俗之人。香菱的遭遇多么值得同情惋惜!封建社会是如此地扼杀人才!不公平到这等地步!我禁不住为这位可爱的孤女呐喊!

两位孤女,两位聪慧灵秀的女子,诗人气质的女子,宛如两朵美丽的花儿,生动着我生命的整个春天。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赵思芳,女,信阳市某中学语文高级教师,信阳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著名行走散文作家联盟成员,新媒体《行参菩提》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于《羊城晚报》、《大河报》、《华文选刊》、《中华美文》、《核桃源》和大型网站等。

愿守着一块文字的田园,在有限的生命里辛勤耕耘。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