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趣阅读
首页情感人生真情故事

母爱是什么?杨绛、余光中、贾平凹、俞敏洪这样说


专题


编者按:母亲,是我们永远道不完的思念,写不尽的依恋。母亲的爱,就像藏在岁月深处的一首老情歌,唱的人浑然不觉,而听的人已经泪流满面。最美好的事莫过于我已长大,你还未老;我有能力,你也依然健康。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世界那么大,也大不过母爱。在母亲节这个深情的日子里,是时候该对母亲表白了。人民出版社读书会整理了杨绛、余光中、贾平凹、俞敏洪等十位名人眼中的母爱,谨以此文,祝天下所有母亲节日快乐!






我母亲管束我最严,她是慈母兼严父。但她从来不在别人面前骂我一句,打我一下。我做错了事,她只对我一望,我看见了她的严厉眼光,就吓住了。


胡适《我的母亲》






我十七岁离开母亲,到远方求学。临行的时候,母亲眼睛里发出严肃的光辉,诫我待人接物求学立身的大道;口角上表出慈爱的笑容,关照我起居饮食一切的细事。


丰子恺《我的母亲》





她买了衣料自己裁,自己缝,在缝衣机上缝,一会儿就做出一套衣裤。妈妈缝纫之余,常爱看看小说,旧小说如《缀白裘》,她看得吃吃地笑。


杨绛《回忆我的母亲》





直到耄耋之年,我仍然频频梦到面目不清的母亲,总是老泪纵横,哭着醒来。


季羡林《我的母亲》





后来我经历名目繁多的手术,人赠雅号“挨千刀的”。在挨千刀的过程中,也是母亲,一次又一次陪我奔走医院,医院的人总以为是我陪母亲,其实是母亲陪我。我过了四十岁,还是觉得睡在母亲身边最心安。


宗璞《我的母亲是春天》





今生今世,

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

一次在我生命的开始,

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终,

第一次我不会记得是听你说的,

第二次你不会晓得我说也没用,

但两次哭声的中间啊!

有无穷无尽的笑声,

一遍一遍又一遍,

回荡了整整三十年,

你都晓得我都记得。


余光中《母难日》





三十岁时,我的第一篇小说发表了。母亲却已不在人世,过了几年,我的另一篇小说又侥幸获奖,母亲已经离开我整整七年。


史铁生《合欢树》





从前我妈坐在右边那个房间的床头上,我一伏案写作,她就不再走动,也不出声,却要一眼一眼看着我,看得时间久了,她要叫我一声,然后说:世上的字你能写完吗,出去转转么。现在,每听到我妈叫我,我就放下笔走进那个房间,心想我妈从棣花来西安了?当然是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却要立上半天,自言自语我妈是来了又出门去街上给我买我爱吃的青辣子和萝卜了。


贾平凹《写给母亲》





母亲的话虽然腔调不高,但使我陡然获得了一种安全感和对于未来的希望。这是一个母亲对她忧心忡忡的儿子做出的庄严承诺。活下去,无论多么艰难也要活下去!


莫言《母亲》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母亲也几乎没有打过我,她根本不需要打我,只要看我两眼,我就知道自己必须加倍努力,否则后果会很严重。所以我的勤奋很大程度上是被我妈逼出来的。如果没有我妈,我肯定到不了今天这个地步。


俞敏洪《我的父亲母亲》



图片来自网络

文字综合整理自:人民日报、中国新闻网、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华语文网、360doc



主持丨崔培    设计 | 李灏

值班总编 | 乔欣    终审 | 高寅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